大頭症的症頭

分享此文

因為印象太深刻了,所以用幾句話來形容一個傢伙:

「自大狂是天下最容易膨脹的傢伙,因為『器小易盈』見識太少,心胸太窄,稍微有一點氣候,就認為天地雖大,已裝他不下。」這人實在沒有資格在歷史上佔據一席之地,他雖然頗有才能,但事實上只不過是一個莽漢,即缺謀略、又缺修養,而且心胸狹窄、不識大體。

補充一點,大頭症的形容是這個樣子的:一個極端自私的人所發作的膚淺而強烈的炫耀狂。